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彩稿心得交換技巧

 

關於繪圖時間,習慣...

編:那你們從構圖到完稿時間大概是怎麼樣?

CHIEH:你問她(指NYSSA),這個我就不知道了,因為她是一次畫完的啊!我一張可以畫很久!

NYSSA:我是非得要一次畫完不可。要看情況,我都是要先想草圖構圖,構圖均不均勻很重要,會影響到色塊啊吸不吸引人啦!所以草圖要構想很久,一定要很滿意才會畫...

編:很久是多久?

NYSSA:不一定啊!一兩天算是很快的了。

編:一兩天算很快的喔?

NYSSA:也可能幾個小時,一兩天,有時後幾個禮拜也決定不好。

編:那你這個構圖包括色嗎?

NYSSA:不包括,因為構圖關係到,怎麼說?氣氛吧!然後才會想到譬如說應該是紅色啦怎樣怎樣,所以是先想到構圖,有氣氛再決定顏色,常畫畫的人都有習慣拿一本本子在上面塗鴉,所以有時就畫了一個草圖,覺得不錯了,就會把它繼續完成,等到全部完成, 就把它拿去畫彩色稿,而且要有空,因為我畫彩色稿,要一次畫完。

編:那就沒辦法去上廁所了?

NYSSA:不是啦!(笑)

瑤:我會畫到忘記吃飯!

編:廢寢忘食啊!

瑤:畫的時候可能就不記得其他事,四五六個小時都還在畫那張。

NYSSA:所以我通常畫彩稿的時候都會瘦啊!

CHIEH:還可以減肥不錯啊!

NYSSA:很傷身體啊!一整天只吃兩個愛玉!就擺在旁邊餓的時候就吃一口,一邊畫一邊聽音樂,不會餓也不會想睡,反正有點發瘋這樣子。

CHIEH:我都會越來越想吃東西,會想出去玩。

NYSSA:這樣喔!

編:藉機溜掉就對了!

CHIEH:吃飯這件事是一種休息,是一種調劑,當我覺得受不了的時候就要出去晃。

瑤:我是那種會忘了吃飯和睡覺的人,我可以畫到凌晨三點四點都不想睡。

NYSSA:我通常就是晚上六點開始畫,畫到第二天的十點到十二點,中午再吃飯看電視,下午再繼續畫或者是睡,通常都是這樣子,所以對我來說畫彩稿蠻傷身體的。

編:那你沒試過畫一半,然後再繼續畫?

NYSSA:有啊!可是那感覺就完全不對了!就會覺得這張畫你已經不想這樣畫了,就會想畫下一張了,可能是我比較容易分心吧!每個人不 同啦!像MOKONA以前也是要一起畫,高河弓好像就要拖很久吧?彩稿好像畫很慢,要三四天,她好像每天有固定的工作時間,很有規律。

NYSSA:所以一張(高河)要畫兩三天,所以絕對不是一氣呵成的!

CHIEH:看不出來畫了兩三天!(笑)

(笑)

編:不要做人身攻擊!(流汗)那你就可以分很多天嗎?

CHIEH:我可以分很多年(笑)。

編:那大部份一般呢?

CHIEH:你指時間還是?

編:就是從構圖到上色

CHIEH:不一定耶!有時候草圖畫完就擱著,想有空再來畫,有時上完線又擱著....

編:塗色塗一半可以跑掉嗎?

CHIEH:可以啊!看哪裡啊!染到一半當然跑不掉啊! (笑)

編:那就是塗色到一個段落可以停就對了?不會像她(NYSSA)要畫完才行?

瑤:那看個人,像我會畫一畫分一分又回來。

CHIEH:我有時候畫一半會強迫自己跑掉,有時後會畫得太鑽牛角尖,一下去沉下去,有時後就會把它毀了。

編:有時候去晃一下再回來就想通了?

CHIEH:有時候會離開一下再回來看,會用另外一種角度看自己的東西,可能會發現一些本來沒有發現的東西。

編:例如什麼東西?

CHIEH:嗯,好,例如畫一個顏色覺得不夠重,就會一直加....

編:結果走火入魔,其實早就夠了?

CHIEH:因為其實看久了,分不清顏色了,因為已經習慣了,再回來看會發現其實哪邊可以多一點少一點,我會覺得有時候要跳出來。

編:那有沒有分白天看啦!晚上看,燈光下看啦?

CHIEH:我覺得白天的顏色最準。

編:真的有差喔?那白天就真的只用日光看喔?

CHIEH:應該說白天光線比較充足。

瑤:不是同一個角度來的光線,有光線和你打的燈。

CHIEH:這樣比較不會有偏。

編:原來這真的有差啊!

瑤:燈就只有一個角度過來...

CHIEH:還有燈管也有差,燈是什麼燈都有差,日光燈偏藍啊還有些是偏黃啊!

NYSSA:像我剛剛說畫十幾個小時,當然也包括起來走動,休息啦,我會把我的畫,對,放得遠遠的,我會很喜歡很亮的環境,有時候就把圖拿過來看,也有不順手的時後,就會停下來,或是問我妹啊,畫時會問人家意見,會去看看畫冊,調適心情,然後再來畫,不是一整個就一直盯著,不是你想得那樣。

編:(傻笑)

NYSSA:當然會做別的事,看看書啦漫畫,再回來畫。

CHIEH:你知道嗎?我以前老師很壞啊!我不容易專心,我很容易不知道要畫什麼,然後就一定要出去坐不住。

編:得痔瘡啊?(笑)

CHIEH:我是那種給我很少時間我反而能畫的又快又準。

編:還有這種人喔!

(站工註:短時間反而整體抓得準...同感)

CHIEH:我要是畫得久就會開始毀了它,越畫越沮喪,都覺得畫不好,所以然後就會開始往外跑,開始吃冰琪淋(笑),然後有一天,我們有一個老師很壞,那時候在畫人體素描啊,天天看我去吃冰琪淋,其實他每天去打網球我都沒說,(笑)那天在看畫的時候,我覺得比例有點畫錯,他就說”頭好像太大,是不是冰琪淋吃太多的原故?”(笑成一團)

NYSSA:你們老師怎麼那麼壞心眼!

CHIEH:好惡劣咧!(笑來笑去,錄音帶翻面,已經笑完了)

編:你們有沒有什麼顏色喜歡或討厭?

CHIEH:這要別人看才知道吧!

NYSSA:沒有啊!

編:偏好或特別不用的?我記得,嗯?MOKONA好像用藍色都比較,嗯,小心吧?

NYSSA:那可能是她自己在上短大的時候養成的一些習慣吧?而且我覺得那跟民族性有關。我覺得我沒有,我不敢講,我作品畫的不多啊by Nyssa

編:可是我就覺得你紅色用很多啊!你比較喜歡用紅色啊?還是因為它比較亮眼?

NYSSA:可能吧!

編:像她(指CHIEH)就比較喜歡(用)黃色啊by Chieh

CHIEH:真的嗎?

編:你(自己)不覺得嗎?像我每次想到妳的圖都覺得黃黃綠綠。

CHIEH:所以我說自己說不準啊!

NYSSA:其實我覺得這段不用錄,因為我受MOKONA影響很大,因為我都是學她的畫,她日本人嘛!日本人就喜歡用紅色白色金色,所以 我也受她影響,因為我之前都是摹仿和學習她的畫,上高中就很少畫新的作品了,所以如果看到很多紅大概是受他影響吧!我的彩稿是很不成熟的,還沒走出自己的風格,所以這種問題你應該別問我(c) CLAMP - MOKONA.....

編:人家就是要問嘛!(笑)

NYSSA:因為我覺得這個問題好像沒什麼意思耶!好像和自己創作過程沒什麼關係。

編:會嗎?譬如說有個顏色你每次控制的都不是很好,說不定你就不喜歡用啦?

NYSSA:喔!

CHIEH:真的啊?你(指小編)每次都覺得我的東西很黃啊?(笑)

編:對啊!你不覺得嗎?

瑤:我覺得會耶!像我們肌膚都是用黃色系,對不對?

NYSSA:難不成用藍的調?(笑)

瑤:她說的這也是個問題,有時後我們用剩下的顏料,覺得丟掉浪費,不用會乾,就可能用它來調別的東西,譬如弄頭髮啦,衣服啦.... 編:你(指CHIEH)會這樣嗎?

CHIEH:等一下我要先問!真的很黃喔?

編:對啊!

瑤:色系都偏黃。

編:可能是你常畫花吧,會有綠(葉)在上面。

CHIEH:我覺得因為是黃色好控制,最好配,不會出錯。

編:我就是要問這個啊!

CHIEH:所以我在想我是不是都這樣偷懶!(笑)

NYSSA:那這個就和色彩學有關係了,配色的技巧有關,還有對色彩的美感,像高河弓我就覺得,她真的是....

編:她是做了什麼事?

NYSSA:她現在比較好了,之前的配色我覺得不太諧調!

CHIEH:就是什麼顏色都有,很亮麗的顏色!

編:這也算她的風格啊!

CHIEH:對啊!有人喜歡啊!

編:我覺得不難看啊!(暗自落淚,小編很喜歡高河)

NYSSA:算了,她喜歡就好。

編:這麼說你們是所謂學術(站工註:院??),嗯,古典派的囉?因為他那種都比較設計...

 

[畫材] [技巧 - 色系/設定, 習慣/用色, 風格/寬容度, 靈感 ] [個人] [其他] []

main

 

Copyright © 1999 All Right Reserved 訪問者:SALLY 網頁:劉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