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彩稿心得交換其他

 

 

編:那你們畫圖的時後會像CHIEH會看電視或聽音樂之類的嗎?

CHIEH:這很無聊耶!(笑)

編:這部份的問題就是很無聊的嘛!(笑)

NYSSA:聽音樂。

編:那看電視嗎?

NYSSA:沒電視在房間啊!(笑)

CHIEH:只要有聲音就可以。(笑)

瑤:我是可以很安靜,有聲音也可以不理它。

 

關於認同與滿意度...

編:那你們對於自己的彩稿有沒有什麼,嗯,也不能說期望啦,嗯,比如說,畫連環的當然就是希望能夠連環的印出來,那彩稿呢?小卡啦?

CHIEH:這個問題有什麼意義啊?(笑)

編:好玩嘛!

NYSSA:不知道耶!我覺得只要讓喜歡的人買到就可以了,只要人家喜歡,肯買的話。

編:那你(CHIEH)呢?

CHIEH:我覺得那代表了一個大家的接受度,人家喜不喜歡你的圖,我覺得就只是這樣,當然如果別人覺得你畫得很好,那當然就會覺得很高興,畫這東西就是要人家認同,我覺得購買度和人家喜不喜歡都是在基於這一點上,就是覺得被認同了,有人欣賞你的東西。

NYSSA:而且你問我說想不想做成什麼形式啦,我是站在讀者的立場,他覺得好就好了。

編:那是說你不會畫了(自己)覺得很高興就好?有沒有可能畫一張圖 不特別要做什麼,只是自己要畫的很高興就好?

瑤:當然會希望別人來欣賞啊!

CHIEH:然後你對這張圖的期許,今天好了,這張圖你不是自己很滿意, 當然就不會很高興的把它公開,有可能會出現這種狀況,可能就是覺得不滿意,不是自己想要的,不需要人家認同一樣,就算有人認同,可是你自己不是很認同的時候,可能覺得它不是很成熟的東西,可能就不會拿出來,會出現是這種狀況。那就是自己的滿意度和別人對你的滿意度,做這方面的意見和交互溝通。

編:那目前你們覺得自己的圖在別人的觀感來說自己滿意嗎?

CHIEH:我感覺不出來耶!(笑)

編:那你(NYSSA)呢?

NYSSA:我覺得還好啊!蠻虛心的,嗯,蠻心虛的。

CHIEH:(笑)喂!(這)差很多耶!

NYSSA:講錯了!(笑)蠻心虛的!像我覺得我的彩稿啊,新畫的都是 趕出來的東西,都是為了,像展覽啊,不行!要畫兩張!就畫出來了,(笑)然後那個也不是想很久,所以基本上我也不是很滿意,噫?這可以講嗎?總之就是自己並不是很滿意,覺得可以畫得更好。

編:有時候就是自己覺得不滿意別人還覺得很棒?

NYSSA:對!就是覺得蠻心虛的,是想說下次要畫自己覺得很滿意而別人也覺得不錯的。(這時大家正陷入覺不覺得冷,要不要關門的事)

編:那你們覺得我們放在同人誌展的展覽稿展的方式如何?滿意還是覺得怎樣展會更好?

NYSSA:更好是還沒想到啦!目前是覺得還不錯啦!

編:那還有沒有什東西是你想說我又沒問到的?都沒囉?

瑤:我曾經鬧過一個笑話,有一幅畫我畫完了的時候,就是應該直 的看,結果所有的人都認為應該要橫的看(比手劃腳),結果我自己擺橫的看,覺得”嗯!果然比較好看!”(笑)(笑成一團)

NYSSA:太誇張了!(笑)我的話,我是覺得我有時候就是很想畫,然後就畫啊畫啊,然後就覺得很滿意就一直看看看,看到煩了就會擺到一 邊去,然後一個月後再拿出來看,就很想把它撕掉!(笑)我覺得我蠻極端的,就覺得”畫得好醜喔!當初怎麼會畫這樣?”

編:是隔一陣子就會開始不滿意自己的東西?

NYSSA:對!而且會到厭惡的感覺。

CHIEH:我每次畫完都開始覺得很討厭(它).....(笑)畫到一半就開始沮喪,畫完更沮喪!就覺得怎麼那麼爛!(笑)這對畫圖的人來講就有點尷尬,一開始很想畫,後來就開始沮喪!

編:就有點自虐吧?

CHIEH:開始畫的時後,就變得,有一點點,不太正常!(笑)反正就是會陷入那種沮喪的情緒當中。

瑤:嗯!還有個問題,我代你(小編)問好了!

編:好啊好啊!

瑤:如果有人願意花錢買你的原稿,你會願意賣嗎?

 

販賣...

NYSSA:我,不太願意賣耶!對!

編:”怎麼可以賣自己的孩子?”你的意思是這樣嗎?

NYSSA:(大笑)哈哈哈...

編:怎麼了?

CHIEH:怎麼跟我一樣一直在笑?(笑)

編:到底怎麼了嘛?是因為怕賣給人家到時候後悔了覺得太醜還是怎樣?

NYSSA:(還在笑)

編:錄進去沒關係!到時後我打完了你再看要刪再刪好不好?(沒輒)

NYSSA:我是覺得(笑)我會不知道要怎麼決定價錢,我怕以後會後悔!

編:那除了價錢之外你沒有別的會擔心了嗎?(笑)

NYSSA:當然也有啊!除了那個你說的像孩子之外,還有就是沒有辦法 把原稿再拿回來嘛!因為我之前的原稿通通都是給別人的,所以那時候加入赤精衛沒有半張原稿,對!給你們看的通通都是我從人家那裡拿回來的。

編:還給人家拿回來喔?

NYSSA:沒有沒有!就是跟人家借的,那時候畢業展啦什麼的,就是可以畫自己想畫的東西,就畫了一堆漫畫,我不是很懂保護稿子的人,所以 那時候很多同學就跟我要啊,就都給啊,然後我拿回來的時候都弄髒啦,(落淚),所以我想還是會覺得難過,有時後就像加入赤精衛的時候就 都沒有(稿),就會這樣,這算很重要的原因吧!

CHIEH:賣!(阿沙力)現在很唯利是圖(笑),就賣就對了!我覺得會遇到一個問題就是如果你覺得不滿意的話,會不想要公開。

編:那這跟拿去印一樣囉?

CHIEH:對,負責的心態啦!我很小的時後,很不喜歡給人家圖,因為我覺得給人家圖沒有意義,人家其實....

瑤:不見得愛惜它?

CHIEH:他可能只是一時衝動而已,那,我很不喜歡這樣子,可是現在就不會太在乎這些東西,因為我覺得其實再畫就有了...

編:那也就是說基本上你是贊成賣囉?

CHIEH:絕對!賣!(笑)

瑤:我有個奇怪的個性耶!我在剛開始畫這張圖的時候,如果你跟我說想要這張圖,我就會給,可是如果我已經畫了,然後人家才跟我要,我就絕不給,我會畫一張新的給他。

編:那就是只要有考慮要給人家買就可以賣了?

CHIEH:我想那就是一開始的心態....因為可能會捨不得!

瑤:對!當我已經畫了我就會捨不得,那如果這張本來就是要給你的....

CHIEH:對,就沒什麼好考慮的....

瑤:我就認了!(笑)

NYSSA:我跟她們兩個都相反耶!像她(CHIEH)以前是都不給,現在是覺得再畫就有了,我是和她相反,我以前都是給的,覺得再畫就有了,可是現在是覺得不太想給了(笑)!

瑤:有些東西是再畫也畫不出那個感覺的!那時候畫有那個感覺,到後來要畫就沒有那個感覺了!

NYSSA:而且最遭糕的是我後來發現,像他就認清人家不會珍惜,可是我是不知道,因為都是很好的朋友,都保證會好好的保存,所以(笑)就都相信 ,到後來看的時後都有點難過,我會有點失望,我會覺得至少包個套子或怎樣的。

編:那你包個套子再給人嘛!

NYSSA:我包啦!(笑)

CHEIH:那不一樣,基本心態沒有這樣想,就算包了套子給他,放在家裡也不曉得放到那裡去了,除非一開始給他就抱著”隨你怎麼搞!”的心態,對啊!真的就是這樣!我現在真的要給人家就是隨你怎麼搞啊!像賣就是賣斷嘛!今天我收到錢,其他就不管了,因為要去管的話,對自己來講太累了!

NYSSA:我一開始沒有像他想得那麼深入,所以才會覺得...

瑤:傷心!

NYSSA:我剛也有一個想法就是像她說要人家先說(要圖),我發現這樣我通常就畫不出來了!(笑)因為我會想說我該給他什麼樣的畫,就想半天,這個不好那個也不好,就畫不出來了!

瑤:我通常不能對方指定,也就是說你要一張畫,我就給一張畫,可是我並不曉得我會畫出什麼東西來。

編:譬如說我要帥哥,那就不行?

瑤:對!就是我畫了什麼就是什麼,不然就拉倒!

NYSSA:我就相反,如果人家不指定,譬如說要個帥哥,那我就畫個我認為的帥哥,但如果不和我講,我就會想是要畫貓呢還是什麼東西,那到時候人家拜託我畫的我都畫不出來,會食言,所以寧願現成的給人家。

CHIEH:我在想我會這樣想(給畫)的原因可能是因為開始賣東西,所以看開了(笑)!

編:好!還有什麼問題?(擔心打字)

CHIEH:其實畫也就是畫嘛!自己畫當然也是對得起自己的心態嘛!若能有回饋的話那也好啊!

瑤:我是從來沒有想過以賣畫為生啦!我是不曉得,目前我的畫也沒那 個價值啊!(笑)

NYSSA:我是覺得說不管有沒有那個價質啦要賣的話都要很仔細考慮,咦?這個到時後不要寫啦!

CHIEH:這樣很尷尬耶!好像我們一天到晚都在賣東西!(笑)

NYSSA:我覺得人家買畫的心態很值得去想一下,對!再決定要不要賣! 像這張(指少女革命那張)就有人說要買啊!

CHIEH:那就要看人家出多少!

NYSSA:可是問題就是人家通常都是想要得免費的,重點是這樣。

編:就是只想要一張圖而已。

NYSSA:對。

CHIEH:而且他沒有價錢的觀念,我覺得重點是在這裡,今天為什麼要,然後看是什麼心態。

NYSSA:因為這種東西並不是買一個精品這樣一個衝動,它不是一個大眾化的東西。

(站工插嘴:是獨一無二的寶貝T_T)

編:他可能只是喜歡想要擁有而已?

NYSSA:對。

 

漫畫的定位...

CHIEH:另外一個我覺得還牽扯到就是漫畫,大家對它的定義是什麼, 今天假如是一幅(繪)畫,會覺得它值得收藏評價很高,可是漫畫這種東西能夠得到這種地位嗎?尤其在台灣,在日本就可能可以。所以就變得會去猜測人家的心思...

瑤:就是為什麼要得到,是真的要收藏嗎?還是一時興起

CHIEH:就是這個真的很令人質疑的。

NYSSA:不管人家出再高的價錢,也不願意把自己幾個小時畫的,被人 家拿去丟掉,我想你知道了都一定很難過的,而且說我真的要賣這張畫的話,我會去想說這是幾開啦,外面的插畫價是多少啦!

CHIEH:對!要考慮到這個..... (錄音帶換一捲,討論的很熱列,有些遺漏到)

編:靠近麥克風一點!

瑤:喔!已經開始囉?那時我們第一次展覽的時候,有人表示對我們的畫有興趣要買原稿,那時候L.L.就用插畫的計算方式,算看是多少錢,對方卻沒辦法接受那個價錢。

CHIEH:對!因為大家都對這個沒有概念,他會覺得這是很的東西, 可是不能這樣做。

NYSSA:台灣的繪畫市場已經沒有公訂價,一般的畫喔,都是亂炒做的,通常不是看藝術價值,而是看它將來可能值多少錢才去買,對,就是這樣!

編:可是也對啊!只要是有名的,再怎麼小幅也是....

NYSSA:通常這應該是次要因素才對!在國外私人收藏家都是看這畫有 沒有給後來看的價值才買,而不是說誰的畫將來可以賣多少...

CHIEH:可是我覺得這是大家藝術眼光的問題啊,沒有辦法自己去評斷 就會相信所謂專業人士啊!那專業人士就會去做他所謂的商業利益啊!

NYSSA:而且台灣很容易有所謂派系啦...

CHIEH:(笑)扯遠啦!(笑)

NYSSA:這就牽扯到所謂畫的價錢。

瑤:像有些畫就長期被畫廊壟斷,像國畫某一個知名畫家,你知道有個畫廊是怎麼買斷他的畫嗎?是一簽就跟他簽幾年,一年多少畫,然後 就把他拱上來,比如說他一裁本來是一萬兩萬,之後就變成十萬二十萬,所以事實上這種東西很難說....

CHIEH:可是我覺得起碼國畫西畫起跳一萬什麼的,可是今天漫畫要怎麼起跳?人家會怎麼接受?今天我賣油畫,就算我默默無聞今天一號一萬 大家都可以接受,沒有人會說你開得太高,今天漫畫能這樣講嗎?變得更低廉,連插畫的價值都沒有。

NYSSA:像我的話我會拿插畫的價值來定,可是人家連插畫的價格....

CHIEH:都沒有概念。

編:總會有有概念的人來跟你買吧?

CHIEH:台灣就是沒有人去收藏這個東西。那這開多少?(指一張16開的)

NYSSA:不要開玩笑了!

CHIEH:我要聽嘛!(笑)

NYSSA:我不曉得啊!這有奧斯卡(安琪莉可)我才不要賣呢!像插畫的話 ,因為我有同學在插畫公司上班,其實他們都會看精細度,還有看畫的時間。

編:畫的時間還要講喔?

NYSSA:沒有啊!幾個工作天啊!因為這個就跟精細度有關係,比較精細的話花的工作天也比較多啊!

編:萬一一個圖看起來像要三天,可是你是花三個小時,你會報三個小時嗎?

NYSSA:當然就是跟他講看精細度啊!因為有些精細度高的東西不一定 是刻的,可能是電腦啊,這電腦也不是說每一家都會的...

CHIEH:不一定要去跟人家算得那麼明白,人家不見得知道,只要估出來大家都能接受的價錢就....

NYSSA:一般這樣大小(約八開)的插畫差不多一千元大家就可以接受,一兩千塊吧!

瑤:我跟你講,小說的封面,這麼大(和小說大小差不多)最便宜的, 沒名的,三千元,有名的五千六千甚至到一萬,像某個知名的插畫家一萬我想有可能,甚至不只一萬,而另一個最近也漸漸有名的插畫家,但也不會低太多。

NYSSA:所以我覺得說,這根本就是商業利益的走向,這個畫要開多少價錢跟你的名有關係,真的很難定出這到底多少錢啊!

CHIEH:是說市場大家認知度不夠,若今天大家都照出版社的定價來買,沒問題,但大家不知道原來這東西可以值這個錢,他可能以為幾百塊就有了。

NYSSA:漫畫這種東西是要給很多人看的,它的回收還是很大的。

編:我是說彩稿啊!

NYSSA:對!彩稿放在雜誌的封面要銷的好不好可能就要看這個封面了,也可能有人就是為了這個封面而去買這本雜誌。

CHIEH:這就是為什麼有價碼的高低,就是因為覺得你的東西可以當然就會出高價買,可是一般人沒有這種觀念,知道這個東西可以值這個價錢,那我們當然要以它可以值這麼多的價錢去賣,但是他們不覺得,會 覺得漫畫是個低賤的東西,所以不會給太高的價錢,會覺得是便宜的。

NYSSA:台灣不像日本會覺漫畫是一種專業創作,像手塚治虫的遺稿都 覺得是名家手稿,再過幾年說不定都會像文化去保護,台灣基本上就覺得無所謂啊!不會去保護它珍惜它。

CHIEH:會認為漫畫是沒什麼價值的。

NYSSA:我最討厭是心態問題,我就沒辦法接受有人覺得我畫得不錯,可能以後會成名,然後就買我的畫。我最討厭這樣!反而會因為討厭 這傢伙,就會想乾脆不要畫了看他能怎樣會有這種惡作劇的心態,會覺得說我畫漫畫不是為了要有名然後讓”你”來賺錢。

 

[畫材] [技巧] [個人] [其他 - 受影響的畫家, 認同/滿意度, 起步, 後記] []

main

 

Copyright © 1999 All Right Reserved 訪問者:SALLY 網頁:劉穎